冯娇娇感觉到那位中年男人一直盯着她的目光。

    害怕她不愿意出钱,她理解。

    “叔叔,里面那位大爷的叫什么,多大年龄,我去交押金。”冯娇娇看着中年男人说道。

    魏国强一听这个一看就有钱的姑娘真的愿意帮助杨老师治疗,激动的说道:“他,他叫杨忠义,今年四十九岁。”

    冯娇娇点了点头,朝着缴费窗口走去,冯杏花也跟着一起,她虽不乐意花钱给不认识的人,但也知道人命关天的事儿,她不能阻拦。

    同时也肯定了,算卦先生说的是真的!

    她偶尔听到她爸妈谈话里说的,她妹上辈子是个大善人,做了千千万万的善事,这世是来享福的,是富贵命!

    她原来一直嫉妒她妹在家里的待遇,所以总是在村里说些事实而非的话。

    现在,看到她妹有钱,有粮,能弄到各种生活物资,还那么善良,她有什么?

    她有什么资格让她妹对她这么好?

    冯杏花靠在缴费窗口边的墙上,内心酸涩的盯着冯娇娇。押金单

    这人看来真的得善良,多做好事儿。

    这不,这一辈子,她们出生在同样的家庭,同样的父母,她妹就是有本事挣钱,能养家,还是高中毕业,现在又马上有工作了。

    这是她的福报!!

    以后肯定会更好!

    她以后一定要多做善事,要学会善良,这样她下辈子也就是富贵命了!

    一个信念在冯杏花心底萌生了,最后慢慢成了执念。

    冯娇娇交完钱,看到冯杏花靠在那冰冷的墙上发呆,上前在她眼前晃了晃如美玉般的手指,说道:“姐,发什么呆呢?你去买点包子什么的拿过来吃吧。”